看不见的伤最致命,清脆的水最毒人。

虫子君
478
文章
208
评论
2019.11. 2408:00:51 评论 38 851字阅读2分50秒

二战期间,盟军派飞机去轰炸德军基地,结果大部分飞机被击落了,只有少数几架飞回来,机翼上全是弹孔。司令决定,用钢甲加强机翼。

这时,一位担任盟军顾问的统计学家说,司令,你看到机翼中弹,还能飞回来,也许正是因为它很坚固;机头机尾没有中弹,也许正是因为一旦中弹,飞都飞不回来。

司令大惊,派英国军队去战地检查飞机残骸。果然,被击落的飞机,都是机头机尾中弹。

飞回来的飞机,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飞回来的,只有被击落的飞机才知道。但是,被击落的飞机,却已经永远无法开口。

那些在幸存者身上,看不见的弹痕,最致命。

这,就是幸存者偏见。

企业也是一样。活下来的企业,都是幸存者。

幸存者,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,也许只有死去的,才知道。

今天幸运公司来了两个新同事都是女生,而且也都很瘦很娇小,其中年纪最小的今年只有17岁。

其中一个是过来做文员的,但是看起来似乎有一点社会女的现象,拿着手机是IPhone11,虽然说是乞丐版,但是还是免不了让我侧目。

虽然说我不排斥这些年轻人用一些高大上的手机,但是前提是你真的要有这个经济能力,在没有达到足够经济能力的前提之前,我们是不会考虑我们当下能够满足我们条件的东西,是否还有更多选择呢?

今天早上很早,嗯,六点多我就醒了,但是反反复复睡不着,我不知道谁为什么,期间醒来两三次,然后昨晚睡着前小军的鼾声很重。

今天马上给老曹谈话了,本来想跟他讲年底不做了的事情,但是后来想想还是没说出口,因为可能是我真的还没有做好准备吧,从客观原因上来讲的话,因为我也不确定我当下的能力,是否可以找到一份比我当下薪水更高的工作。

虽然说今天的谈话中我得到了一些信息,其中有一点非常重要,老曹已经在产品上面开始开始倾向于我的眼光,之前做的两款产品他都看到盈利。

第二个星期就是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个公司,它很需要我,然后他在许多的产品上面在向我寻求意见。

未来打算上架的两款产品,一款是优盘,另外一款是内存条,其中这两者之间可能会存在很多规格,但是我心里面并没有那种怦人心动的感觉。

所以这一次我不是很有自信。

展开全文
  • 能够在茫茫人海遇见本就是缘分,恰好我在写,恰好你在看我的博客,这一切都是刚刚好。
  • 本站所有的文章都是源自我的自己的原创,如果您觉得某一篇文章写的不错,转载不用留言,赏我个链接就行!

说点什么

登录 发表评论
avatar
2000
  
smilegrinwinkmrgreenneutraltwistedarrowshockunamusedcooleviloopsrazzrollcryeeklolmadsadexclamationquestionideahmmbegwhewchucklesillyenvyshutmouth
照片和图像文件
 
 
 
音频和视频文件
 
 
 
其他档案类型
 
 
 
  订阅  
提醒